希格斯玻色子

【双花/清水】《万世影集》02

影集」    01      02       03       04      05      06

————————————————————

02

      第二日。
        昨晚的雾气已经散去,树干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深吸一口气能闻到泥土中孢子的味道。
        张佳乐收拾好昨晚扎营的用品,继续朝森林更深处走去。
        静悄悄的森林响了几声鸟鸣,一只尾羽极长的鸟夙而消失在枝叶中。
        摄影师的反应比猎人还快,那只黑白分明的鸟儿被定格在照片中央 。
        “长尾维达鸟。”张佳乐为照片打上备注。
        经过昨晚的整理,余下的照片不过一百,虽然还没经过后期精心修饰,可照片已经散发着罗索森林的生命气息。在这些照片中,张佳乐一眼看到了那张有模糊人影的图片,不死心的又点开放大端详一番,无果而终。           
        绳子已经放下去多半了,森林仍然看不到头。张佳乐在照满一张内存卡后,终于失去耐心。
        不是说景色不好,而是同样的画面已经重复太多遍,可以说自从离开银杏树林后,举目之内全是黑皮松,到现在连小动物的痕迹都没有,这对于如此大的一片林子是很诡异的事情。
        “就这样了吗……”张佳乐撇撇嘴,很不甘心。从验证传说到找到传说中的小镇花了半年的功夫,可最后找到的罗索森林也不过如此,虽然照片很美,但也仅仅是优秀的风景照,根本没有想象中令人神往的神秘。他是只身前来的,食物和水也无法坚持太久,如果再往前探索未必有多少发现,不如先回去小镇,向当地居民打探充分关于罗索森林后重新再来。
        回程的路索然无味,背上的三脚架压的人喘不过气。张佳乐并不是很壮实的人,失去不知疲惫的探索欲后,疲劳感涌上心头。
        去的时候花了两天,回来却只用了了几个小时,他边走边数绳结,到现在应该还剩两三个就到尽头了。
        “奇怪,这里怎么还这么黑,我记得应该快到外围的银杏树林了吧? ”
        心里一紧,脚下的步伐也快起来,最后一千米是小跑过去的。
        尼龙绳非常结实,树干上漂亮的水手结静静的绑着。
        张佳乐愣愣的看着水手结。
        没错,是自己系的啊,可是这是哪里?
        短暂的惊愕过后,他立刻蹲下来仔细端详四周及树干。
        “对了,我有拍照片!”
        张佳乐迅速打开摄影机,平日端相机稳定无比的手第一次晃的如此厉害。
        影集的第二张,一根红色尼龙绳绑在银杏树上,放大看树干上有几道划痕。
        “划痕……”张佳乐白皙的手抚上黑皮松粗糙的表皮,逆时针向后移动,突然指尖传来凹陷的触感,像是按在心尖,脊背发寒。
        三道一模一样的划痕赫然出现在松皮之上。
        “什么情况?!”张佳乐纵然去过很多神奇的地方,但这种超现实的事着实第一次遇到,刚才还在遗憾此行的平淡无奇,下一刻现实就给他打了剂强心剂,震撼真的不小。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有谁故意耍他,可又有谁能系出和他完全一致的水手结,就连划痕的位置于力度也毫厘无差?就算真的做到这些,可划口的新旧程度是显然无法在短短几天内伪造出来的。
        银杏树突然变成黑皮松,长腿跑来这了吗?
        张佳乐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他越是困境中越是看的开。
        既然走不了了,那就再往里面探索吧!
       红绳被丢弃在原地,没了它就像是绑着风筝的线断掉,终于能自由的去往他想去的地方。
        摄影师骨子流有着冒险家的热血。
        这次的路又不太一样,除了黑皮松,还有墨绿色小臂粗的藤蔓缠绕,稍有不慎就会被藤蔓上的利刺划伤,张佳乐虽然穿的长衣长裤,依然被暗刺划的左一道口子右一道口子,伤不重,就是看着可怖。
        一天过去,既没有找到出口,也没有发现太多值得拍的东西,只有几张巨型藤蔓的照片勉强入眼。张佳乐向来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极高,拍完几张就要翻着看看,正好也该休息了,便扎好帐篷开始挑选照片。
        一看之下却再也移不开目光。
        藤蔓边违和感极强的影子。
        “喂!有人吗?”张佳乐大声喊到,几天没说话刚开口喉咙干涩无比,咳嗽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不及喝口水润润喉咙,就继续喊到:
        “我叫张佳乐,来这里是为了摄影,并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打扰了实在抱歉,不过……你能出来让我见见吗?”
        他感觉自己像傻子一样在对着空气大呼小叫。
        “怎么没一点回音,难道真的遇见鬼了?”
        张佳乐很快接受了有鬼这个现实,从找不到出口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能用常理来看待这片林子了。
        “既然两次都是出现在摄影机中,难道是只有照片才能显现出鬼的影子?”
        想到这,张佳乐当即架起摄影机,也不管构图了,对着周围一顿瞎拍,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相册。遗憾的是一张张翻下来,并没有哪张有任何鬼影的痕迹。
        “不是这样的吗……”他又将有鬼影的照片和其它普通风景照放一起比对,脑中灵光一闪。
        “曝光度!”
        怎么早没发现这点!
        张佳乐扫一眼鬼影照片的数值。
        快门1/120,IOS100,F7.1
        咔擦——
        闪光灯照亮昏暗的林子,像是舞台灯光,主角静静站在镜头前。
        张佳乐抱着相机,心脏狂跳。
        整个验视窗被一张照片填满,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照片上却赫然立着一男子。
        他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鼻梁高挺,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硬朗的短发立在头顶,剑眉微微挑起,嘴角带着笑意,直直望向镜头。
        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照片上?尼龙绳的位置就是他搞的鬼?为什么要跟着我?他不会是想杀我?可是又为什么要对着我笑?
        张佳乐又怕又好奇,他琉璃般的眸子迷茫的看着照片上男人的位置,却只有泥土落叶。
        “鬼大哥!你一直都跟着我的吗?”张佳乐对着空气问,不出他所料的话,鬼应该是能听到他说话的。
        过了几秒,张佳乐往那个方向又拍了一张同样数值的照片,果然,那个男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还挺现代的鬼啊
        张佳乐突然想到一个跟他沟通的方法。
        “鬼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张佳乐一边问一边开启了相机的连拍功能。
        片刻后,张佳乐回放照片,快速翻阅中照片连成了完整的动作,他凑近看男人的嘴,那个嘴型似乎是:
       
         “孙哲平。”
        ————————
        
        突然感觉自己文风是不是不太好……既不能把细节和人物心里描写特别细腻,也不能把背景搞的极为宏大,反而为了追求逻辑性和靠谱程度在无关紧要的小地方磨叽磨叽,到重点就开始意识流!谁能靠诉我怎么办!(ಥ_ಥ)
       

评论(9)
热度(133)
“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




梦想挖掘冷门佳作,衷心感谢每一位认真产粮的朋友。


cn背景,老友帮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