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格斯玻色子

【双花/清水】《万世影集》01

•架空
•一位摄影师的故事,灵感来源于物理课打了个小盹(๑•ี_เ•ี๑)
•短篇,尽量快速完结!
•今天要call爆我大双花!!!

—————————————————

影集01      02       03       04      05       06

——————————————————


01
  罗索小镇的秋天遍地是金黄色的银杏叶。
      “别跑啊!” 
         小孩子嬉笑追逐在公路上,笔直的公路延伸到湛蓝色天际,低空回荡着流浪者轻快的吉他声。
        小孩跑过小镇每一条街道,面包师傅送给他们刚出炉热烘烘的面包,麦芽的香气扑鼻而来。
        在罗索的每一个居民都能悠闲度日,在暖融融的晨光中醒来,在满天星辰中入睡。
        除了西北角的罗索森林。
        生活在小镇的每个人,小时候都听说过关于罗索森林的故事,一点不浪漫,反而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没人想去验证踏足罗索森林的人都会性情大变成另一个人的传闻到底靠不靠谱。
        毕竟现在生活这么好,为什么要冒险?
        小孩一如往常的在小镇疯跑,可今天那条公路却罕见至极的迎来一位客人。
        发色各异的小孩子们睁着好奇的眼睛,目送客人的车从小点变成庞然大物。
        要知道,他们的小镇基本没有过外来人。
        小孩簇拥着刚刚停稳的越野车,大约一分钟后,车门打开,一位背着巨大旅行包的男子探出头,他长得甚是清秀,中长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檀色的小辫子空中晃来晃去。虽然从未见过面,但那双清澈的眼睛瞬间消除了孩子心中的恐惧。
        “大家好啊。”男子腾出一只手,向周围一圈孩子招了招,笑容自然无比。
        “哥哥好!”孩子们很热情,胆子大点的已经拉住他的衣角,比获得新玩具还要激动。
        男子也不惊讶,他带好大包小包,就跟着孩子们有说有笑向小镇走去。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亚麻色头发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走在他身边。
        “我叫张佳乐。”男子微笑回答。
        不是谁带头唱起了歌,这歌似乎是这里的民谣,所以大部分孩子都跟着唱起来,他们的声音稚嫩而干净。
        “小瑶,你知道罗索森林怎么走吗?”张佳乐向刚才的小女孩问。
        “当然知道……”小瑶话音未落,旁边金发男孩就抢着回答,看样是似乎很是激动。
        “哥哥,你要去罗索森林吗,那里可是很危险的!”金发男孩声情并茂的讲述了关于罗索森林的传闻,甚至将年纪较小的几个孩子吓的惊呼起来。
        张佳乐听他讲完,面不改色。
        “那,你能带我去罗索森林吗?”
        
        各家各户响起父母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一群孩子很快就做鸟兽散,唯独金发男孩依然在给张佳乐带路。
        金色的阳光逐渐褪色,柔软的银杏叶一直延伸到尽头。
        “就是这了。”金发男孩驻足,两人一起抬头看向传说中的罗索森林。
        数不清的银杏树,一阵风过,放眼望去宛若金黄色的波浪,落下的银杏叶被卷走停在街道和房檐上。沙沙声不绝于耳,比任何乐器都要动听。
        “咔擦——”
        金发男孩被快门声惊醒,茫然转身,正对上手持摄影机的张佳乐。
        “那我就进去了,谢谢你带路。”
        “哥哥!”金发男孩脱口而出,“你真的要去吗……”
        “是啊。”张佳乐收好摄像机,揉揉男孩柔软的头发。
        “我就是为了拍到传说中罗索森林真面目才来这的。”
        “那,祝你好运。”金发男孩手在胸前划了几道,很是虔诚的祈祷。
         “祝我好运。”
        两人在罗索森林前别过。
        张佳乐是一位职业摄影师,其作品充满独特的美感,为了一张照片可能会花费几年时间蹲守,而且尤其偏爱那些传说中的地方。
        前段时间听一位老人讲述了罗索森林的故事,职业直觉告诉他这趟非来不可,当即带着各种设备便独身来了罗索小镇。他也并非一点安全措施都不做,既然说进入森林的人会迷失回去的路,那就从一开始就用红线做好标记,到时候寻着红线的标记,总能找到返回的道路。
        张佳乐将拆成好几股的红色尼龙绳固定在入口的一棵银杏树上,树上有几道划痕。剩下的尼龙绳便捆成好大几团,边走边放线,这样身后的便留下了红色的记号。
        有了这个,张佳乐一点不担心回不去,索性开始抱着单反到处采风。
        正午阳光明媚,银杏树叶被映的格外亮眼,配合着幽静的小路,整幅画面既充满生机又引人遐想。
        张佳乐眯着眼,额头上泌出晶亮的汗水,变化着不同的感光度和光圈,不紧不慢的调试最合适的数值。
        尼龙绳每隔五百米就绑个小疙瘩,照现在看已经走了将近一千五百米。然而就这一千五百多米走走停停也花了一下午。
        开始还是银杏树,再往深的走出现了黑皮松,枝繁叶茂相互纠缠,不得不拿出手电筒照明。绳子又放掉两个疙瘩后,四周彻底陷入黑暗,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沉闷无比。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得扎营休息了。
        曾经为了摄影没少干过这事,张佳乐轻车熟路的撑好帐篷,把速食罐头倒在锅里,放在无烟炉上煮化。
        火苗跳动,无烟炉燃烧后虽然不会有烟,但对闻惯自然空气的张佳乐而言还是有些刺鼻。
        一个人的时候是不需要语言的,任何声音的存在都可称之为音乐。张佳乐哼着早晨小孩子唱过的民谣,开始着手处理照片。
        “诶?”张佳乐手上动作一顿,嘴里一直哼哼的歌也戛然而止。
        银杏树的阴影里似乎有个人!
        为了轻便这次他并没有带笔记本,所以只能靠这款单反自带的屏幕验视。张佳乐将画面放大,可依然很模糊。
        森林深处的光线不足,必须靠长时间的曝光才能得到清晰的照片,所以张佳乐将快门速度调的很慢,这样一来任何移动的物体都会变得模糊不清。
        “到底是什么啊?”张佳乐抱着相机百思不得其解。
        从张佳乐开始看照片开始,森林深处就冒出股雾气,持续向外扩散,等他发现能见度变低时,身遭已被白雾笼罩。
        “怪事儿……”张佳乐不信邪,但他知传闻多少都会有些依据,不然也不可能被流传下来,赶紧灭了火,滚回帐篷里歇息着去了。
       相机被放在张佳乐枕边,而那张拍到神秘影子的照片,则静静的被夹在众多风景照之中。
        ——TC
        
        
       
        
        
        
       
        
        
        
        
        
        
        
        
        
        
        
        
        
       
        

评论(4)
热度(154)
“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




梦想挖掘冷门佳作,衷心感谢每一位认真产粮的朋友。


cn背景,老友帮写

关注的博客